【麦卡】Death

—启示录的句子可能有偏差,大致意思是一样的。

—私心,以及幼儿园文笔,谢谢。

—最后,情人节快乐 :)

 

“我看见一匹灰白色的马,骑手的名字叫死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启示录》①

麦迪文肯定自己听到了马蹄声,不管它那是出于什么目的,它在逐渐靠近他。有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叫嚣着,这声音,他感觉有些熟悉,像是嘶吼声又在尖叫。

“死亡将带走我。”

“你会亲手把他的灵魂奉上。”

“我们都罪有应得。”

“他游走在梦境,侵蚀着你灵魂的深处。”

“你有多坚强?你的灵魂有多坚强?”

“......”

够了。

他感到有些头疼,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语,像是疯子的呓语,又像是曾经困扰他的恶魔和他的谈话。

他想离开这,即使他对这样的环境已经司空见惯了。诡异,这是他能想到最这个地方的描述,噢还有那马蹄声,他没能看见一丝生命存在的迹象。

他已经留在这够久了,该来的,不该来的也都应该出现了。但到现在,对方像在和他玩捉迷藏,躲在暗处看着他的举动,却不出现。

他已经厌烦了这场“游戏”,正想着变成渡鸦离开,而一旁的灌木丛后有一抹银白色引起了他的主意。

终于要出现了?

他缓缓走过去,他已经做好了虽是将火球扔过去的准备——如果对方做出攻击的话。

等到他穿过灌木丛看清一切后,令他有些惊讶,他的学徒靠着树看向他,不仅是看向这个方向而已。

麦迪文觉得他的姿势有些奇怪,而且他注意到了卡德加被血染红的衬衫,还有下巴的血迹,那双湛蓝色的眼眸已经失去往日的光彩,空洞洞地看向前方。

“信赖......”他低声喃喃着,伸手将对方的眼睛阖上。与此同时,他察觉这头颅有些移动,他用受扶住快要掉落的头颅,另一只手解开对方颈部的项圈。

一个完美的伤口,袭击者麻利地将他的脑袋和颈部分离,又重新安放了回去。他没能想到卡德加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,以这种方式。麦迪文凝视着他一会,叹了口气低下头,缓缓亲上对方没有温度的嘴唇。

嗒嗒......

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朝着麦迪文的方向来,他回过头去打算应对这个袭击者。一位骑着灰白色马匹的骑士走进他的视线里,唯一让他警惕起来的是对方的上身——没有脑袋②,手中却拿着要比骑士还高的斧头。

一开始的嘶吼、尖叫声又开始了

闭嘴吧。他皱着眉头摇了摇头,试着将这些嘈杂的声音从脑海中赶走。

他感觉到有什么在缠着他,一点点往下拉,接着是骑士挥舞手中斧头的动作......

“瞧瞧,守护者,你什么也改变不了。”恶魔说。

 “你怎么了麦迪文,你看上去并不好。”

“一个梦。”

 

①“我就观看,见有一匹灰色马;骑在马上的,名字叫作死,阴府也随着他;有权柄赐给他们,可以用刀剑、饥荒、瘟疫(或译:死亡)、野兽,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。”原话。

②这里用了沉睡谷里的设定,他是个无头骑士。

 

......是这样的,我不会写亲吻也不会开车,也不jian shi

评论
热度(4)

© 濒临灭绝的生物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