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星尘Septimus/王牌特工Harry】那一边:1

看完星尘后形成的脑洞,虽然说七个王子在最后都解脱了。

这里设定七个王子重回肉体,没一个成为国王,但也过上好的生活。然后就是Septimus在散步中遇到了意外到这里来的Harry。

大概Harry会晚些时候出来


他感觉到一只无形的手将他往水里按,那狠毒的女人把自己的手脚给折断了,连最后的挣扎都做不到。冰冷的河水无情地灌入口中,一点点地填满里面的空隙。

窒息,呼吸变得越来越艰难,身体像被灌了铅那样使不上力,手中紧握着的剑掉落到地上。

该死,从船上跳下来都没这样难受。

他已经顾不上别的了:王位,权力,项链,这些东西都要离他而去了。眼皮越来越沉,最后能够看见的,只有女巫那丑恶的嘴脸。
现在,他就要和他那六个兄弟坐在橱柜上晃着脚等待新的国王了。
——看来我们要学习怎么在一起生活了。
不!


“哈..."Septimus一下子坐起身来,冷汗已经浸透了单薄的衣服,眼瞳里净是恐慌。明明已经恢复过来了,女巫也被消灭了,但自己临死前的一幕却成了他每晚的噩梦。

找个魔法师来治疗治疗?

——不,自从那次以后,就再也不想与这类人接触了,他可不想因为什么差错让自己再次丧命。

太阳穴一次次阵痛让Septimus想起自己最近没好好休息过,每天做的梦一次次将他从睡梦拉起来,却在醒来后没让他睡回去,睡意一早就被吓走了,哪里还有让他想休息的意思。再这样下去身体迟早会垮掉。

窗外,皎洁的明月点缀着漆黑的夜空

星星在其间一闪一闪的,陪伴着孤零零的月亮,时不时能听见外面传来蟋蟀的鸣叫声。Septimus反倒觉得这声音让他更加头痛了,不由得皱起眉来。房间他已经没法再待下去了。

他只好从床上下来,想着去外面走走度过这个不眠之夜。但当他真正踩在地上时,惊讶地发现自己对这种感觉会如此陌生,像是过了几百年那样脚踩在地上搁着痛,Septimus怀疑是太久没行走了还是自己老了。很快便把这荒谬的想法抛之脑后了。有些踉跄地走去拿披风胡乱地披上,将剑佩在腰间。他并不希望这散步的中间会发生什么,要是暴毙在荒野这可就成了笑话了。

他将熟睡的马踢醒,一手抓住缰绳不顾马的感受将它往外拖。可怜的四脚生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拖出去了,只好快些稳住重心跟着主人出去,发出不满的嘶鸣。

“闭嘴。”

连不满都无法表达的它只好闭上了嘴。

Septimus没有骑上去,只是牵着它慢慢地走着。

还有什么能想的?王位?权力?都让那个年轻人拿走了,现在的自己根本就是在行尸走肉。

想到这里,他叹了口气。

突然,他听到后面有很轻的脚步声朝他走来。Septimus并没有转过身去,他放慢了脚步,同时一只手挪到了剑柄上,准备随时抽出来。

但身后的人依然跟着他,不安的感觉在他脑海中呈现。

他一把将剑拔了出来,转身对着那个人。凭借着一点月光,让他看清了那个人的样子。衣着整齐,却不清楚是哪里的人。

石墙那一边的?

“很抱歉,打扰到了。”对方带着歉意地说。

Septimus没有出声,他将剑放回了腰间,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外乡人。



评论(2)
热度(7)

© 濒临灭绝的生物 | Powered by LOFTER